YIYIPICS

以數據革傳統影視產業,壹壹影業的 IP 孵化之路

「其實 IP 是一直存在的一項概念,故事改編並不是新的產物,只是我們一直沒有以產業思維的角度看待它。」壹壹影業創始人黃郁茹這麼說道。

 

究竟最近常被提起的「 IP 」是什麼? IP 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簡稱,一般容易被與「智慧/知識財產權」劃上等號,不過它並非只侷限在改編影視的原著文本範疇,IP 更接近一個創意的核心或源頭,因此 IP 可以是一首歌、一個電玩遊戲或電視節目,虛構的人物也可以成為IP。

 

以《《哈利波特》》舉例,《《哈利波特》》有完整世界觀與鮮明的角色,除書籍外還翻拍成系列電影,甚至在環球影城有專屬的樂園設施。以《哈利波特》看 IP 產業鍊運作的過程,J.K.羅琳創造整體故事世界觀與角色刻畫,因此可稱J.K.羅琳為「 IP 孵化者」,而華納兄弟購買其授權翻拍成電影,則可稱華納兄弟為「 IP 變現者」,而《哈利波特》的出版小說則以最小成本的文本形式,實踐這個概念(也就是 IP )從零到一的孵化過程,並證實當中的市場可行性;而 IP 最大的價值在於「多文本變現」,從電視劇、電影、出版品、音樂、舞台劇等形式,以相同概念、較低的創意產出成本多方面創造營收。

 

「而網路時代帶給影視產業、IP 生產鏈最大的影響,是讓當中『財產權』的價值更容易被量化。」黃郁茹提到,以往大多使用終端變現的數據,如銷售量、收視率或票房等數據來判斷其價值,較難從投入初期預估產值,也相對難跟融資單位談對價關係,因此網路時代產生的分眾口碑數據,可有效地掌握用戶數與用戶偏好,讓創意管理者以更清晰、有工具的方式進行精準衡量與投資預測!

而壹壹透過規模化的孵化IP,從如劇本這樣最輕的文本去做孵化,在如電影這樣重的文本上變現。透過良好的數據預測進行創意管理,以降低投資人的風險。以「賽德克‧巴萊」為例說明壹壹的商業模式,以孵化最初五分鐘的短片輕文本,接著透過推出書籍炒熱市場,逐步疊加文本重量,最終在推出院線電影時變現,後續仍有霧社村、紀錄片等 IP 文本的長尾效應發生。在這樣運作過程中所累積的用戶數和喜好度數據,更能回饋給投資方檢視,降低投資的風險。

 

而壹壹影視的天使投資人吳長青也提到,以施振榮的微笑曲線思考,研發是產業裡比較有價值的部分,如果將電影產業生態圈切分為研發、創作、投資、製片、宣傳、發行,到戲院放映等環節分析,切入 IP 等於往產業最上游的地方走,將是產業裡最有價值的部分。過去台灣擅長代工和製造,累積至今,電影製作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但相對歐美、對岸較缺乏 IP 的產業宏觀思維,這更是建立台灣本土影視產業生態系不可或缺的關鍵一步。近期壹壹影視在第一期的 IP 投資基金上有不錯的成績,也預計在2021年募集第二期基金,持續投入 IP 投資與孵化,並推進 IP 創作端與影視業生態系的健全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