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227188_1647822972241074_8380513718537963054_n

2022.04.26

企業創投怎麼找出有投資意義的新創?價值、能否快速成長是關鍵

企業創投或許早已不是新鮮事,但究竟要如何做,才能為企業本身及新創團隊帶來雙贏?

劉文帥

劉文帥

獨立董事、元享投資董事長、識富天使會聯合創始人、2020總統盃黑客松優勝:奉茶行動共同發起人。曾於全球前三大工業網路設備大廠四零四科技擔任全球營運委員。2017年創立識富天使會串連台灣數百位天使投資人。

上一篇,我們談到了如果要經營企業創投(CVC),策略長的角色至關重要。那麼這一回,我想要來說一下:企業創投的重點是什麼?其目的與手段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特別是相比於過去常見的併購及交換持股等投資方式。

企業創投在國外並非新鮮事,首先,它強調的是企業以投資外部新創為主的股權投資策略行為,那麼找出有意義的新創就成了重要的起手式,但該怎麼找?

如何定義具投資意義的新創?

「新創(Startup)」究竟是要新成立、人夠少、資本額夠低才符合這個稱號嗎?如果從投資的角度來詮釋,或許會有不同洞見。首先從創業團隊的發展角度切入,能從發想期一直到成熟期共計4個階段;若從募資角度來看,則會有種子輪、天使輪、A輪一直到E輪等過程,上述兩種切角,不僅是對應了團隊狀態,也反映出所需的資金及可能的估值大小。

這每個問題其實都是大哉問、容我日後以個人的經驗再慢慢分享。但眼前如果企業想要彎道超車,不少我身邊的企業朋友們都會問我該如何跨出第一步,我通常會建議他們設立一個策略長吧!為什麼?從企業面臨的挑戰與機會來分析,不外乎可以分為外部市場/內部營運,以及已知/未知兩個軸向(如圖)。

而判斷不同階段的團隊,重要依據就是他們能拿出的價值是什麼。或許是創辦人跟團隊的特質、也可能是已做出產品、又或許是準備複製成果需要大筆資金加速團隊衝刺,這些價值在有形跟無形之間就成了投資人作為判斷新創是否具備投資價值的關鍵。當然,選擇投資在早期跨越死亡谷的階段,投資人就必須承擔較高的風險,但是長遠看來、其投資回報的倍數也相對驚人;相反的選擇投資越後段的團隊,則需要付出較高的財務成本。而投資處於不同商模、產業、賽道的新創,估值也會有很大的差異。

另外,我也非常贊同著名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創始人Paul Graham對創業的定義:「創業就是一家快速發展的創新公司(Startup = Growth)。」呼應上面何謂新創的提問,或許不在年資、不在人數亦不在資本額,真正的關鍵在於「快速成長」,即便是一間老公司,如果提出了新的商業模式並能在未來為營運帶來快速成長,也應該是個被鼓勵的新創事業才是。

創投VC在新創各個階段的投資策略

當你找出了何謂具投資意義的新創後,再來就是要破解創投的投資策略。

以初期團隊來說,在種子輪、天使輪由於商業模式尚未成熟,多半視團隊資質與執行力及商業行為上是否成熟作為判斷價值依據,這個階段的投資人可以說是以「撒網捕魚」為策略、大量接觸並投資最有機會的幾個團隊,所以跟創業家、各大加速器保持良好連結就非常有幫助,又或是可以考慮自己經營加速器網羅優秀團隊、做好投資選擇。在已被選擇的這些優秀團隊,不只投資金額低且數量多,只要未來有1-2個團隊有驚人表現,整體投資的績效就會很漂亮。

如果是面向已度過創業死亡谷的新創時,一般投資策略會傾向「出海捕鯨」。由於標的物清楚,即便商業模式仍有變動的可能,但重點放在新創團隊的執行力,加速跑馬圈地,所以投資人需要尋找更多資源加速新創團隊商業模式的擴張,如大型企業的合作關係、協助團隊做好上市的財務規劃等,都是這個階段的重點任務。

擁抱企業創投該注意的事

快速整理上面的內容。如果企業進行創投並非投資「具投資意義新創(Growth)」時,我認為那比較像是投資該團隊已存在的既有價值,類似常見的企業合併或購併,投資重點將著眼於「鑑價」,因為這樣的投資會比較容易定價及掌握可能發生的綜效,而企業也會想要擁有控制權、並在購入後想辦法達成雙方融合。

倘若是投資具有投資意義新創,由於不確定性很高,所以重點不會放在控制,而是如何用財務投資作為衡量指標,來建立企業內組織與外部創新的連結並獲得創新洞見。因此,企業必須在投資策略上更像傳統的創投一般,才不會產生投資上的錯誤行為。那究竟企業創投要如何做比較容易成功?我認為有以下四個步驟可以參酌。

(一)開放討論企業未來策略,借重管理顧問公司的輔導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式
(二)採用創投VC的專業運作方式開始
(三)從中創造適用於企業內部的流程與激勵方案
(四)建構與新創溝通的結構並獲得創新的洞見

企業創投可以說是為企業本身跟新創帶來雙贏的機會,一方面新創得以獲得財務面的資金供給,並享有企業內部資源與產業知識,加速與市場接軌;另一方面,企業本身也能在財務面上獲得不錯的回報,並與不少創投業者產生合作機會,就內部業務面來說,也可以獲得新創對新技術、人才還有趨勢的洞見。

最後的建議,我曾看過某些企業嘗試在傳統創投及內部投資兩種方式間取得平衡,但由於兩種模式無論是在選擇投資標的、管理及執行團隊的激勵方案都有很大的差異,若試圖結合兩種投資方式,有可能會變成四不像、且吃力不討好的局面,應該要避免。